雪落无尘

有空还是会填坑的!

【自荐贴】写原创的太太们看过来啦~(^U^)ノ~YO

要不要试试看(✪ω✪)

道玄可境【专心原耽,偶尔同人】:

LOFTER图书管理员:



新的文学频道即将开启啦~








本管理员知道有很多太太在我们这写原创小说(非同人类),但苦于标签机制,并不能被广大读者和同好知道,宣传上也很弱势,热度不高,对太太们的积极性打击很大(。_。)对手指








所以接下来,我们会针对各位写原创文学的太太们进行一波挖掘和推荐!




欢迎各位太太来自荐哦!




以下为自荐格式:








【大前提】




确认您的作品为原创作品(即人设、世界观等重要元素为自己原创,非同人作品,非同人加入原创角色的作品)








【昵称】:




【主页地址】:




【连载第一章or短篇or目录页的地址】:




【这篇文的标签】:








如果不好意思在评论里写,也可以私信告知管理员哦~!




有其他意见和建议也可以探讨一下~


晓星尘,你可信过我……

没想到还有下篇……晓薛的女孩都喜欢吃刀吗……热度比喜剧高多了!
洋哥千万别来找我,把你写死了!

“晓星尘,杀了我。阴虎符在我体内,毁了它。”
薛洋平淡的语气,让晓星尘觉得他听错了。拿着霜华的手颤抖着。
他不愿,也从来没想过亲手杀了他。他心悦薛洋,早在义城的时候就已经喜欢他了。所以他没能对薛洋下杀手。
可是就算心悦他,也无法让晓星尘完全信任他。宋岚,阿箐村民这些事情把晓星尘对薛洋的信任磨光了,他没有办法再相信他了。
义城那时他还不知道那无名少年就是薛洋,所以自重生以来他一直很痛苦。他不明白他喜欢的到底是薛洋还是那个假象的少年。
现在他明白了,无论是义城的无名少年,还是等了他十年的人,都是薛洋,都是眼前的人。他喜欢的人一直都是薛洋,从初次见面起他就对薛洋有好感了,现在要他亲手杀了他所爱之人,他做不到!

晓星尘摇着头,薛洋走一步他退一步。薛洋咬了咬牙,赤手抓住了霜华。不顾流血的手,诉说到。
“晓星尘,就算你不杀了我,我也活不过今天。所以……”薛洋深吸一口气,勾起一抹笑。
“所以我希望死在你手里,算我求你了好不好,道长”
“不要再说,我不会杀了你的。你还没有赎罪,你还没有……”晓星尘说不下去了,只是一味的摇着头,白绫已经染红。
“晓星尘你不要再傻了!阴虎符在我体内,如果你不杀了我,后果如何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薛洋眼圈发红,朝晓星尘喊道。
道长,我不想死。可是你心里没有我,有的只是……
“你不是要救世吗,不杀了我你如何救……”

一旁的宋道长复杂的看着两人,随后看向魏无羡。魏无羡一愣,明白了宋道长的意思后摇了摇头。
没有用了,薛洋已经是回光返照。阴虎符会一点一点的吞噬着他的生命力。正如他所言,他活不过今天。
魏无羡抱紧了蓝忘机,他好庆幸自己没有错过一个人。
宋岚闭上眼不想再看他们二人,他没有办法面对失去理智的挚友。

二人僵局。晓星尘想将霜华抽出来,但又怕再伤了他。
薛洋迷恋的看着晓星尘,闭了闭眼。随后他伸手抓住晓星尘的手将霜华捅进自己的心脏。
“薛洋!”晓星尘想松手,但薛洋紧紧的握着他的手,然后抱住了晓星尘。霜华也将薛洋的身体刺穿。
薛洋喘着粗气,沾满血的手想摸一摸晓星尘的脸。但看着自己的血,最终还是停在了眼睛的白绫上。
“……晓星尘,我把眼睛还给你好吗……这是我欠你的……”薛洋无视着晓星尘的摇头,想说的千言万语。但最终只留下着一句话。
“晓星尘如果早点遇见你……是不是……”薛洋摇摇头,虔诚的在晓星尘的眼上落下一吻,话没有说完便闭上了眼睛。
晓星尘下意识的想抱住薛洋,可他没有接住薛洋。
霜华落下,晓星尘跪在原地。他伸手摘下白绫,他能看到了,可他没有看到薛洋的身影。看到的只有一堆沙砾,和一块铁。

后记:
晓星尘隐世了,明月清风也渐渐被人们所淡忘。
在静雪山上一位白发道长长眠不起,在梦境里他终于和心悦之人在一起了。
漳州南家被一把大火烧的一干二净,没有人知道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知道的人也不想回忆。
自然也不会有人知道,一名青年曾经去过那里。找到了阴虎符,一滴泪落了下来。
“成美,我们回家。”腰间一把黑剑亮了亮。

晓星尘我喜欢你
当年薛洋这最后一句话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也再也不会有人知道了。
而晓星尘的那一句“你还没有知道我喜欢你。”更不会有人知道了

本人自言自语
其实一开始想的结局不是这个,是瑶妹救了洋洋可洋洋失去关于晓星尘的记忆。后来他们去给南洛言上香时遇见道长,擦肩而过。道长忍不住回头看了看薛洋,却不知在他回过头之后薛洋也曾回头看了看晓星尘。从此瑶妹带着薛洋去了东瀛,二人再也没有见过。
嗯,写的时候我自己都哭了,哭过之后反而好多了。
文笔不好是我的问题,但是真的不想放弃写文的。没有人理解,我真的很喜欢薛洋的……
本来没有想今天一块写完的,但没想到你们都喜欢吃刀的,所以发上来了•﹏•
本文的设定是义城一战的两年后薛洋利用阴虎符救了晓星尘,与晓星尘谈妥了之后。又去救了金光瑶,结果出事了,阴虎符反噬洋洋将他融入自己体内。本想去解决时,被南封抓了。亲眼看见薛洋拿着阴虎符进了观音庙的南封想要逼薛洋交出阴虎符。而我们洋哥又是这么就容易屈服的人吗?阴虎符在洋洋体内吸取着洋洋的生命,一旦成妖那便是人界地狱。所以才让晓星尘杀了自己。后面晓星尘想接住薛洋时,薛洋就变成沙砾了。所以他不仅没有看到薛洋的脸,就连尸体都没有。
后面以为洋洋被瑶瑶救的人……嗯不打破了我不想被打(小声逼逼洋洋已经魂飞魄散不可能救回来的)
最后感谢你看到这里,我们有缘再见!

晓星尘,你可信过我……

此文虐洋,勿入
上篇开始!

晓道长,你可不要忘记我呀
我答应你不再作恶
你我之间恩怨已了,没有任何瓜葛

晓星尘又一次想起了薛洋,金麟台的薛洋,义城的薛洋,把他……把他救回来的薛洋。他到底是怎么想的?晓星尘不懂,他对于死后的十年并不是没有记忆。他只记得前几年薛洋扮成他的模样,以及……薛洋为他招魂。

他发现他从来都不懂薛洋想做什么,为什么要救他……

“薛公子,还真是倔强啊。”此人掐着薛洋的下巴,强迫他看着自己。薛洋的眼睛无神,全身
血污。身上各种各样的伤痕,烫伤鞭伤已经见骨的刀伤,让人不忍直视。
“还是不肯说吗。”那人邪笑“我看你还能忍到什么时候!来人上盐水!”
“你一天不说出阴虎符的下落,我就折磨你一天。”说着把盐水泼到薛洋身上。
“啊!”薛洋撕心裂肺的喊叫,最终昏了过去。
一旁的随从将眼移开,不忍再看下去。


十几天后,霜华出现異动。指引着他去漳州南家。
南家原本是附和金光瑶的一族,在金光瑶死后。便没有了消息。
晓星尘第一时间来到了南家,他虽看不见但霜华的震动越来越大。而前方怨气冲天,怕是出了事。

“……道长”晓星尘愣住了,这是薛洋的声音!晓星尘下意识的认为是薛洋做的提剑刺了过去,正中胸口。愤怒,不解难过的喊到
“薛洋!你又做了什么!你不是答应过我不再作恶的吗?!”
原来他从来没有信过我……
晓星尘看不到薛洋的伤势有多重,看不到薛洋身后的一人嘲笑着无声的对薛洋笑,看不到薛洋脸上的绝望……
“小师叔!你……薛洋怎么会……”此时魏无羡一行人也赶到,他们震惊的看着眼前面目全非的南家,以及体无完肤的薛洋。
“你个大坏蛋!放开薛公子!”一名少女冲上去将晓星尘推了出去。
“哈哈哈哈哈!薛洋这就是你救回来的人,不明事理!可笑!连我都替你悲哀!哈哈哈哈!”那人走上前,看着被他小妹护在身后一脸死寂的薛洋。狠狠地嘲讽道。无视晓星尘脸上的震惊继续说。
“薛洋我劝你赶紧交出阴虎符,否则被凶尸撕碎的滋味我想你也不想尝尝!”
“大哥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他们……他们也是你的家人啊!你为什么要杀了他们!我求求你,放过薛公子吧,他是无辜的!”少女哭喊着扑向了南家家主南封,却被推开一剑刺穿。
“洛言!”
“家人?哈哈哈这世上那有什么家人,如果不是我杀了所以的手足。他又怎会把位置给我!”南封已经疯了。
“只要得到了阴虎符,我就天下无敌了!哈哈哈额……”一把剑刺在了南封的胸口,是南洛言。
“此事南家开始,也应该由南家来结束。我真的不想失去你的,四哥……薛洋对不起”随着二人的离去,凶尸暴动,都向薛洋奔去。
“小师叔!救薛洋!他还不能死!”
薛洋瘫坐在地上,淡漠的看着众人击退凶尸。良久他站了起来,凶尸停止集体看着如同一块肥肉的薛洋。
薛洋站在晓星尘面前,不带任何感情的说。
“晓星尘,杀了我。”

用朋友手机发的,这几天很累很压抑。脑里突然出现这个梗。
这篇是纯属的虐文,也算是高中我的一篇结尾文。

這是第幾個輝夜姬和一目連了……不知道怎麼用……
我這是歐還是非?

养不起阿,第二只了!
就这样都赢了⊙ω⊙,真该庆幸我一目连血多!

跳坑了!入了灵契熙华。
记梗。
章轩被复活,却是活死人状态。端木很痛苦,却无能为力,因为章轩的灵魂已经没有了。
与此同时杨敬华翻到了端木的笔记,上面完美的记载了锁灵阵的内容。端木落月出现告诉他一切,也告诉他端木熙活不了多久。警花很痛苦,他翻遍了端木家的藏书阁,终于找到了一个密室。里面封印着一个禁断的仪式。施法者需要奉献所有,向神许愿。他在犹豫,要不要举行这场禁断的仪式。他问端木,如果我不见了,他会记得我吗?端木虽不知道这件事,但莫名的感觉到不安。他抱紧警花,告诉他。不要这么想,我不会再让你不见的。你和章轩不一样。你答应过我会在我身边的,不可以食言。警花听了端木的话,心中悲伤。心想那为何你要留我一个人独存于世。
警花下定决心,他要终止阳冥司的宿命。他在端木熙下一场祭祀之前动了手脚。那一天当着所有人的面,他招来了神。那是一个少女,她听了警花的心愿,提出来要求。她要警花所以的记忆,并让警花成为她的手下。警花答应了还许愿f真正的复活了章轩。阳冥司没有了,但所有人的灵力还在。他们从新安排了一切,还是以端木家为首。端木熙却把自己关在了屋子了不见任何人。抱着警花唯一留下的落月剑,两眼空洞的躺在床上。
番外会甜回来!

茨宝茨宝你又来了 (*^▽^*) 椒图小天使你的皮肤我终于肝到了累死了我了!
没有灵感的我在游戏里遇到了俩大佬,同为魔道中人。可为啥好像在吃粮的感觉😂😂(搞错了一张)

……两个辉夜姬有用吗?话说我欧气增加了!

一段时间不登录了,一登录给了我俩ssr!早知道就把辉夜姬的皮肤买了好了(。>∀<。)

毫流

“操,瑶妹你个见色忘友的。就这么把老子扔下了!”一个少年叼着棒棒糖,双手托腮满脸不满的抱怨着。
这个少年名为薛洋,是个画师。并且在微博上非常出名,他的成名作,《降灾》《草木》引得无数少女落泪不止,是兰陵工作室数一数二的天才。他就是成美酱。

“老子咒你吃泡面没有调味料,上厕所没有卫生纸。
唔……好痛,遭了。”突如其来的疼痛向他袭来。
“该死的,瑶瑶买的药早被老子给扔了!”无法薛洋一手捂胃一手扶墙,慢慢往外走。不想剧烈的疼痛使他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嗯?薛洋,发生什么……!怎么了?”听见声音从另一间房里走出一位戴着眼镜的青年。看见薛洋倒在地上急忙跑过去。
青年名为晓星尘,是现在薛洋的合租者。他是b市的大学老师,这次来a市是为了好友的学校来的。

“薛洋你忍一忍,我带你去医院!”
“我……不去”
晓星尘无视薛洋的细微挣扎,抱起他超车库跑去。那里有金光瑶他们留下的车,晓星尘打开车门把薛洋轻放在副驾驶座上,自己则坐在驾驶座上给金光瑶打了个电话。
“喂,是金总吗?”
“阿瑶有事,请问你是?”电话里传来温和儒雅的男声,和金光瑶略高的声音比起男人的声音较低。晓星尘无暇顾及此人是谁。
“我是晓星尘,请你马上联系金总,薛洋出事了!现在正往医院赶。”
“好,我明白了。”电话中的声音变得严肃,随后晓星尘隐约的听见金光瑶的声音。
“阿洋……事了!二……我们走!”

“晓先生,阿洋他怎么样?”
“已经稳定下来了,医生说是没有按时吃饭休息,以及大量的泡面及零食引起的胃病。现在在里面躺着。”
没等晓星尘说完,金光瑶就推门而进,晓星尘叹了口气。打量起一同他来的男人。男人身穿蓝色休闲服,手上带着一抹云纹的护腕。同时发现男人也在打量他,晓星尘微微一笑,伸出手。
“想必你就是蓝曦臣蓝总吧,久仰大名。”蓝曦臣也伸出手。
“久仰,晓先生不必客气,你在教育界已经赫赫有名了。”
两人对视,迷之微笑。(晓/蓝:好尴尬哈哈)

与此同时室内进行着无止境的唠叨
薛洋一脸生无可恋的听着金光瑶的训话。
“成美都说了多少遍了要按时吃饭不要老是吃零食特别是糖还有不要老是嫌麻烦光吃泡面结果呢上个月刚检查完的这个月就又进了医院还有听医生你好像还熬夜了我不在你身边你就这么不让我放心我…………balabala”
“够了瑶瑶!”薛洋实在忍不住,打断了金光瑶的唠叨。“再这么说下去老子没病都被你说出病了”

这时蓝曦臣皱眉进来。
“阿瑶,公司来电话,说让你马上来一趟。”
“明白了,二哥。”金光瑶转身对晓星尘说“晓先生,可否在合租这段期间照顾一下阿洋,如你所见他太不会照顾自己了。”
“瑶瑶,我那里需要人照顾!”薛洋不满的抱怨着。
晓星尘无视薛洋威胁的眼神,微笑着应下了。

晓星尘站在床边,皱着眉头盯着薛洋。薛洋被他盯得不自在,转头看向窗外。
过了好久,晓星尘终于出声,薛洋松了口气。
“你为何不好好照顾自己,金总他很担心你”
薛洋愣了一下,嘲讽似的大笑起来。
“担心!金光瑶会担心我!你在开什么玩笑!”
薛洋抬起右手捂额,自觉有些失言,在晓星尘面前他自己不需隐瞒什么,或者说隐瞒不下什么,沉寂片刻,哼笑一声道“他也就把我当个宠物养着,高兴的时候扔给我几个罐头,给几颗糖好生哄着。等不开心了,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把我一脚踹开,像他这种的富家子不是最常见的吗?就跟那些人一样……”
晓星尘照了医生教的手法拾过薛洋的右手细细按压上面的穴道,薛洋低头,声音渐渐的变小。最后一句晓星尘并没有听清。
“呢?就算金总待你不是真心,可你还有家人,你这样不爱惜自己,父母也会担心的。”
薛洋闻言,抬头直直盯住晓星尘“我没有告诉你我没有家人吗?说好听点,我是个孤儿,往难听里讲我就是个生来都没人愿要的人。家人?开什么玩笑?这世上那有人会在意我!”
晓星尘愣,心中浮出满满的心疼。晓星尘也是个孤儿,在他八岁那年父母双双离世。幸运的是他的老师收养了他,所以对于薛洋的心情是有些理解的。
薛洋嘲笑一声低下了头。良久两人充满了沉默。

“你可以把我当成家人。”薛洋震惊的看向晓星尘,不可置信的说“你说什么?”声音中的颤抖让晓星尘更加的心疼他。下意识的拥住他,薛洋僵硬这身体不知所措。
“以后我来做你的家人,关心你照顾你。所以不要再认为这世上没有会在意你。”
晓星尘松开他,看着他微红的眼圈。摘下自己的星星挂链,给薛洋戴上。
“这是我从小戴着的护身之物,从今天开始你替我保管可好?”
看着晓星尘的双眼,薛洋仿佛陷入了那灿烂星辰。缓缓点了点头。

第一次联文 (*^▽^*)  @剪纸刀 谢谢小姐姐